首页 资讯 宁波银亿集团破产重整 高杠杆下的房企转型之殇

宁波银亿集团破产重整 高杠杆下的房企转型之殇

     6月14日宁波首富熊续强悄悄申请了破产重整。编号为浙02破申11号的重整申请书,静静的躺在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上。   6月17日,宁波名企500强银亿股份有限公司…

  

  6月14日宁波首富熊续强悄悄申请了破产重整。编号为浙02破申11号的重整申请书,静静的躺在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上。

  6月17日,宁波名企500强银亿股份有限公司(ST银亿,000981.SZ)公布,公司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及控股股东宁波银亿控股已于2019年6月14日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银亿集团实际控制人熊续强曾在2018年的中国胡润百富榜中,以295亿元身家位列第95位,有宁波首富之称。这家宁波规模最大的民营企业,有着多年辉煌的成绩,现在,63岁的熊续强或许没有想到,亲手将一手创办的银亿集团推上了破产的道路。

  宁波首富成长史

  改革开放刚起步的时候,熊续强从一名插队知青成为余姚农药厂的技术骨干,并在1979年被任命为该厂副厂长,这是他第一次坐上领导的位置。在卸任副厂长职务后,熊续强进入浙江大学求学,此后还到宁波市级机关任职。

  上世纪90年代初,宁波开始国有企业减亏、扭亏的工作,1991年,熊续强被任命为宁波罐头食品厂一把手,当时宁波罐头厂亏损严重,一年亏损的额度达两三千万元,陷入资不抵债的境地。在熊续强上任一年后,这家老国企就创造了500万元的利润、出口创汇1000万美元的成绩,这在当时外贸经济尚未起飞的宁波,罐头厂的创汇额占全市创汇总额1/5左右。

  这次经历赋予了熊续强不一样的眼界,他逐渐发现房地产中蕴藏的商机,25年前,38岁的熊续强选择告别体制下海经商,1994年,他组建了银亿集团。1998年,趁着福利分房制度取消之前,银亿接手了宁波众多“烂尾楼”,并进行改造, 银亿集团总部的办公地宁波外滩大厦也曾是烂尾楼之一,银亿至今仍被当地人戏称是宁波的“烂尾楼改造专家”。

  同时,银亿也创造了宁波楼盘内多个第一,宁波第一个每平方米售价超过万元的住宅楼盘“外滩花园”便是银亿的得意之作,该楼盘被评为“2004年中国10大新地标建筑”。 “日湖花园”“时代广场”“世纪城”“环球中心”“东都国际”“威斯丁酒店”“上海滨江中心”“南京东城”等项目都成了银亿引以为傲的成绩。

  2011年,银亿集团借壳“ST兰光”在A股上市,成为全国为数不多的房地产上市公司之一。尝到了资本甜头的熊续强,2014年,斥资3.5亿元入主康强电子。2016年4月,熊续强再耗资8.4亿元获得广西ST河化29.59%股权,晋升为实际控股人。

  坐拥3家A股上市的熊续强可谓春风得意,他不仅是宁波银亿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更拥有诸如宁波工商联主席,宁波商会会长,宁波市企业家协会常务副会长等诸多头衔。

  20多年间,熊续强旗下的银亿一路摸索成为当地的标杆企业,成为总资产800多亿元、海内外员工15000多名的中国500强企业。在2018年的胡润百富榜上,熊续强以295亿元的身家排名第95位,成为宁波首富,一度被视为宁波传统房产企业转型升级的优秀代表。

  激进转型120亿大并购

  2016年,公司全面实施战略转型升级,熊续强对主业单一的上市公司银亿股份实施“房地产+高端制造业”双轮驱动的发展格局,这一年,银亿集团一口气收购了美国ARC集团、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3家汽车零部件制造商。

  其中ARC集团是专业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气体发生器的跨国公司,全球第二大独立生产气体发生器生产商,这笔交易于2017年初完成,最终收购价格为28.45亿元。比利时邦奇集团是全球知名的汽车自动变速器独立制造商,单是这两宗交易银亿股份就耗资上百亿元。

  2016年4月,银亿股份公告称,公司将通过发行股份作价33亿元收购控股股东银亿控股全资子公司西藏银亿旗下宁波昊圣100%股权,从而间接持有美国ARC集团相关资产,同时向银亿控股募资配套资金8.2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在4个月后,银亿股份又将业务范畴扩大至汽车自动变速器。银亿股份当时发布公告称,公司作价79.81亿元向银亿控股收购东方亿圣100%股权,同时配套募资4亿元。交易完成后,银亿股份通过东方亿圣持有邦奇集团相关资产。

  然而这样的双主业模式,未能为上市公司带来更多收入。2018年ST银亿的汽车收入51.23亿元,同比减少36.54%,占比57.12%;房地产开发收入28.47亿元,同比减少21.81%,占比31.75%,剩下的11%是物业管理和其他业务,同比略微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现金流在2018年陷入短缺的银亿股份,在2018年6月19 日,银亿股份实施了高比例现金分红,总股本 40.28亿股,每10 股派送人民币7元(含税)现金股息,合计约 28.2 亿元。

  而ST银亿的前十大股东里面前四大分别是,宁波银亿控股有限公司、宁波圣洲投资有限公司、熊基凯(熊续强的儿子)、西藏银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一致行动人关系。也就是实控人熊续强等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超70%的股份,28亿元的分红,就有20亿元流入了自家人的口袋,可谓“肥水不流外人田”。

  这28亿元是什么概念?现金分红的金额占报告期内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176.08%,占报告期末母公司累计可供分配利润的82.75%。可以说几乎把上市公司绝大部分可以分配的利润都分掉了。

  这之后,为了完成在企业制造业的收购,银亿频频重组发债。2018年8月28日,银亿股份还拟作价15.83亿元,将银亿控股旗下的艾礼富注入上市公司,其商誉金额高达9.98亿元,占交易标的净资产的65.38%。不过,收购艾礼富的计划因为资金紧张、尚无投资方而在2019年1月折戟。

  2018年,ST银亿营业收入89亿元,同比降低29.39%;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5.73亿元,同比降低135.8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24亿元。

  2018年,银亿股份营业收入、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每股收益、净资产等核心指标全部同比直线下滑。

  第一块倒下的骨牌发生在2018年的圣诞节前夕,因资金周转困难,银亿股份未能按时足额支付近3亿元的“15银亿01”债。这时,曾经的宁波首富熊续强,已无法按时偿还一笔3亿元的债务。

  因逾期债务,ST银亿面临着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冻结等事项,也可能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显性或隐性地影响公司经营。

  这只是银亿债务危机的开端,之后,银亿集团债务压顶,资金持续陷入紧张状态,有分析称,这是多元化经营拖累企业整体融资。

  高杠杆下的房企转型之殇

  荣耀过眼云烟,中国房地产企业的转型总是摆不脱败局的宿命,轻者错过行业黄金周期,重则劫难重重。多名地产界人士均曾预测,去杠杆的时代,会有不少中小房企因流动性危机倒下。

  在房地产发展的黄金时代,熊续强曾经带领银亿股份踏上房地产的高速车道,开发区域从宁波稳步扩展到上海、南京、南昌、舟山、沈阳、大庆等全国十多个一二线城市,并进军海外市场,连续15年上榜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开发项目多次荣获中国名盘30强,成为宁波当地数一数二的房地产开发商。

  现在,为了缓解资金困境,银亿股份早已走上了卖项目的道路,今年1月,银亿股份以6.63亿元将湖州四宗地块的项目公司转予中国奥园。此外,银亿股份的控股股东以及一致行动人在近期还数次减持了此前持有的康强电子的股份。

  但是与大额债务相比,出售项目与股份仍是杯水车薪。银亿股份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期内公司营业收入24.19亿元,同比增长3.77%;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985.52万元,同比下降93.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3858.96万元,同比下降79.68%。

  今年3月,一家颇具标志性房产公司在业绩会上被股东诘问,是不是转型把自己转死了。如今看来,左手房地产开发,右手汽车业的ST银亿及其母公司面临的破产重整,远比这家备受诘问的公司险峻得多。

  4月30日,ST银亿发布2018年报,这份年报被独立董事余明桂在董事会会议表决时投了弃权票,也因其颇具瑕疵而被深交所问询,又在6月17日被更正多条数据。

  4月30日,独立董事余明桂在2018年度述职报告中宣布,已于4月25日向公司提出辞去所有职务。种种迹象表明,余明桂的辞职,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上市公司治理不规范存在直接关系。

  同为4月30日,银亿股份发布停牌提示性公告,5月6日开市起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变成ST银亿。从房地产百强企业跨界汽车制造到申请破产重整,银亿只用了短短三年,从借壳上市到今年带帽“ST”,银亿股份的资本市场之旅目前也刚刚八年。

  ST银亿是银亿集团最重要的业务板块,然而却出现了债务违约、大股东占用资金、独董愤而出走、上市公司股价步步败退、经营亏损。银亿耗费大量资金跨界进入的汽车业,最终未能为其构筑护城河,更像是一道催命符咒。

  即便如此,熊续强仍认为公司向高端制造转型并非“一时脑热”。熊续强表示: “主观上,公司转型力度比较大,用钱用得比较多。我们不能因为市场的变化去质疑收购的选择。市场是波动的,有高有低,我认为目前是最低的阶段。我们收购的都是技术领先的公司,尽管现在收入不好,但是 2019年会有所增长。目前有数笔订单已经在谈判的最后阶段了,应该会在未来几个月内有进展。”

  熊续强也不打算放弃自己“双驱动”的布局,即使企业面临破产重整,熊续强依然满怀信心,他表示:“高端制造业方面,公司会全面深化汽车核心零部件产业链,我们在国内也有工厂,后续我们会把国内的工厂和收购的企业做一个产业上的整合,往轻量化、智能化和电动化方向发展。房地产方面,我们现在储备的土地都是早年低价拿到的土地,解决好流动性问题后,会力争新的项目尽早开工,在建项目按期交付。在今年四季度也可能会拿地。”

  事实上,这并不是熊续强第一次陷入困境。成立银亿的25年里,熊续强经历过1997年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2004年的楼市调控,以及从2011年开始长达5年的当地楼市低迷期。如今,银亿集团走上破产重整的道路,熊续强和他的银亿仍将忍受企业转型带来的阵痛。

(责任编辑:DF506)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百姓财富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baixincaifu.com/news/14322.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百姓财富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